网球

道尊战魂 第六百五十八章 以牙还牙

2020-01-16 19:3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尊战魂 第六百五十八章 以牙还牙

“哗啦啦,噗…。”

“啊…啊…啊…”

铁钩穿透琵琶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痛苦到极至的惨叫出口,惨叫的声音如断肠泣歌划破长空,凄惨无比。

“云战,我杀了你,啊…”刑风用尽全身的力气挥舞起拳头,向着云战打来。

可是云战似乎早就做好了这一刻的准备,只见他单腿闪电一般的扫出,攻击的部位正是刑风的丹田,“你没这个机会了。”

“噗”的一声过后,刑风的丹田被击得粉碎,鲜血不停的在其内部流出,刑风庞大的身躯再一次被摔在了地上。

这时,刑风早已没有了先前的跋扈,只是将双目惊惧的望着面前的这个银发青年,躯体在忍不住的哆嗦着。

“你也知道疼吗,给我他妈的说出来,”将手中沾满鲜血的铁钩狠狠一拽,顿时,森黑色的铁链如同灵蛇般的在刑风的锁骨处滑动了开来。

“啊…疼死我了,云战,绕…了我。”终于,在根本没有办法忍受的疼痛之下,刑风大声的将求饶两个字喊了出来。

“我他妈听不见,给我他妈的大点声,轰…”云战将拉着的铁链用力一甩,就看见刑风的身体随着铁链的摆动而飞了起来,紧接着云战狠狠一拉铁钩,刑风的身体便是再一次的被摔在了地上。

“啊,云…云…云堂主,求你饶了我。”刑风趴在地上,像个待宰的羔羊般,努力的使自己的声音更大一些,好让云战能够听得清楚自己的话。

“求饶声够了,不过你的表情还差那么一点,没有达到我的标准,好吧,我在陪你玩玩,”话落,云战将手中的铁链再次的挥舞而起,之后又猛然的落下。

“啊…救命啊。”

“啊啊啊…”

“你他妈不是欺负我灵族的姐妹吗,再他妈欺负一次给我看看,”随着云战双手的不断舞动,刑风的身躯也是一次次的被拉起,然后又一次次被重重的摔下。

“表情不够,给我在害怕一点,轰轰轰…”

“还不够,我要你面目扭曲,轰轰轰…”

此刻,云战就好似一个索命的魔鬼,在漆黑的夜里露出了他狰狞的獠牙,惨无人道般的折磨着敌对之人,让他的惨叫一声大过一声,荡漾在整片的星空之下。

这一刻,所有学员都见识到了云战的冷酷,云战的残忍,云战的无情。也许,他们也杀过无数的人,但是与云战的手段相比起来,他们真的是已经不在了。

尤其是一些刑罚堂的弟子,现如今他们个个都是面色惨白的望着这血腥的一幕,暗暗祈祷着这个煞星在报完仇之后,不会找到他们的头上,这一刻的他们,在见识到云战魔鬼般的残忍后,真的怕了…

云战之所以这般的去折磨刑风,是因为云战真的怒了,因为先前他在林欣眼中看到了那种害怕的表情时,他心疼了。

所以此刻,云战要在刑风的脸上看到当初与灵欣一样的表情,他才会满足,因为他说过,“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现在,他做到了。

“轰。”

最后,云战在见到了刑风那满是扭曲的脸孔时,云战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抬起手来将先前拴着灵欣的那一木桩打入了地底,云战将刑风的身躯绑了上去。

“嘎嘣,嘎嘣…”

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的传出,云战竟然在这一刻将魂力打出,震断了刑风身上所有的骨头。可怜这时的刑风,早已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已经发不出半点的声音了,只是那扭曲的脸上,变得却是更加的恐怖。

“我说过的,要你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好好的享受吧。”云战笑着拍了怕刑风的脸,而后朝着灵欣走去。

“怎么样,灵欣,还满意吗,身体还痛不痛,”面对灵族姐妹的时候,云战的语气是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杀神一般的气势,这不由让得很多人都怀疑,刚刚云战那般恐怖的表演究竟是不是虚幻的梦境。

“嗯,刚刚玲花师妹为了涂了止痛散,现在好多了,”望着云战那柔和的面孔,灵欣也是回了云战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而后道:“小长老,谢谢…你。”

“傻丫头,”云战伸出手来摸了摸林欣的头,道:“可以走吗。”

闻言,灵欣将头深深的埋了下去,缓缓的摇了摇头。

“那我抱你好不好,”云战轻声道。

“好,”灵欣欣喜的点了点头,道:“小长老,我喜欢你抱着我,那样我会觉得很安全,不会害怕。”

云战知道,灵欣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亲人,那种感觉,无关于男女之情,而是纯粹的来自对亲人的相信。

而后,云战双手将灵欣的娇躯抱起,而灵欣,就那么的将头埋在了云战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灵欣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这个身材有些矮小的男人,让她找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那种感觉,叫踏实。

抱起灵欣后,云战并没有离开,而是目露凶光的走向所有刑罚堂的学员。

“踏,踏,踏。”

云战那缓慢的脚步声落在这些刑罚堂学员的耳中,就仿佛一种催命音符般,震荡着每一个学员的心,都是加速般的狂跳了起来。

而随着云战的走来,一道银光闪亮的风戟也是悄然的在他手中凝聚而出,待到这些学员的近前,云战才低头向着怀中的灵欣看去。

“灵欣,抬头看看,这些人中都有谁伤害过你。”

云战的话音将落,就见人群中有几个男女不一的身影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云战的魂力是何其的敏感,在问出话的同时,他已经全部的魂力悄无声息的扩散开来,只等谁若是稍有异动,他便会瞬间出手。

果然,云战察觉到了这几个人身上散发的异样波动。

于是云战便是大吼一声,“你们跑得了吗。”

“噗噗噗……”

云战便闪电出戟,随即在一片惨叫声中,云战将这些人尽数击杀。

“小长老,你怎么知道他们欺负过我,”见云战所杀之人,正是把自己从上官世家擒回来并一路上羞辱自己的那几个学员,灵欣不由疑惑的问道。

“呵呵,因为所有的学员都没有动,但是他们却动了,而在他们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种害怕的气息,所以我料定他们曾经欺负过你,所以我就出手了。”云战笑着解释道。

“哦,”灵欣斜靠在云战的怀里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她对云战的话到底有没有理解。

“抬眼看看,还有那些人伤害过你,有他吗?还是他。”

云战将手中的风戟朝着这些学员一个一个的指去,不断的问着怀中的灵欣。

当云战的风戟落到谁头上的时候,那个人都会不觉的大汗淋淋,生怕面前的这个小姑奶奶会胡乱的点头,那自己的小命可就真的玩完了。

现在的这些刑罚堂的弟子,在云战的面前根本失去了任何反抗的机会,因为江山已改,现在,云战才是刑罚堂真正的堂主,掌握着魂武学院以及四大家族所有弟子的生杀大权,权力之大,就是相比于院长灵机子那也是毫不逊色。

更何况即便是云战没有这个身份,他们也不敢动,因为此刻的云战可是实实在在的战神强者,在战神强者面前,他们皆是如蝼蚁般的存在,完全的没有还手之力。

当然,如果他们也有像云战一般的本事,可以在战圣的阶别一连爆升至战神的层次,那么他们也许可能比云战更会装x,可惜的是他们没有这个本事,所以消逼停的对他们有好处。

“小长老,欺负我的人已经都被你杀了,剩下的学员对我还是挺好的,在我受困的时候,这些姐妹还为我送过饭呢。”见云战一个都不放过的拿这个风戟指指点点,这些学员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灵欣终归不忍的说道。

“哦,那好吧,暂时我就放过你们,”云战点头道:“本堂主有赏有罚,害群之马我已处理,但是我希望以后我刑罚堂的弟子要做好自己的职责,不要以手中的权利对付我魂武大陆的弟子,能开一面的尽量开一面,毕竟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你们听懂了吗。”

“是,属下谨记于心…”

“好,”云战大声道:“现在该说赏了,我听闻灵欣在受困之间,有一些姐妹曾给他送过吃的,很好,这样才配的上我魂武学院的学员,我魂武学院就应该这般的团结,才不会被外族所欺辱,要知道我刑罚堂的律法可不是给我们的学员定的,是他妈给魔族和巫族的人定的,你们明白吗。”

“嗷嗷,堂主威武…”

摆了摆手,云战继续道:“这些给林欣送过饭的学员,明天可到我的住处领取半神器一件,款式重量可自行选择,本长老绝不拖欠。”

“还有,以后谁若是敢再对我灵族,以及云门的姐妹出手,刑风,便是你们的下场。”

说完后,云战便是抱着灵欣的娇躯缓缓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只不过在进入虚无空间那一刻,情无泪细心的发现了在云战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极度痛苦的神色……

兴山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晴隆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宁波治癫痫病费用
银川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