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是杀毒软件第50章冰镇酸梅汤

2020-01-20 04:2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杀毒软件 第50章 冰镇酸梅汤

“轰隆隆!”

巨大的瀑布飞流而下,水流汇聚成一座巨大水潭,水汽氤氲升腾,在阳光下变幻着各样的颜色,很是梦幻。

不过除此之外,这飞瀑大潭就很奇特了,因为站在潭水边格外的寒冷,是那种渗透骨髓的冷,如果离开这潭水边几百米,却又立刻感觉是盛夏时节。

“父亲,这里面似乎有点猫腻呢!”

此时此刻,这潭水岸边,三道人影站在这里,说话的是一个浓眉大眼,身高体壮,年纪二十许的青年,他一身猎户打扮,背上背着五根黑铁矛,左手中抓着一面黑黝黝的沉重铁盾,右手腰间的位置,挂着一把带鞘的狭长长刀。

整个人看上去彪悍又危险。

在他一旁,站着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一缕山羊胡子,鬓角几缕白发,但腰杆硬朗,一双眼睛锐利若雄鹰,他背上却只背着一支木矛,手里拿着一根似乎刚刚削出来的木枪,随便往那里一站,就好似一座山岳。

而在中年人的右手边,却是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健壮少年,却是一身劲装打扮,手持弓箭,跃跃试试,精神饱满。

这三人,却正是吴家父子,嗯,慕少安,小远哥,还有小石头吴岩。

自从当日他们被从云梦宗逐出来,迄今已经有十三年了。

这十三年时间里,慕少安就带着小远哥以采药的名义走遍了浮云山方圆万里,他们采到的药并不多,猎杀到的野兽却很多,到后来,干脆改行专门猎杀妖兽了。

等到小石头吴岩也满8岁了,慕少安也就将他带上,早早训练着,没准过几年云梦宗再次扩招门人弟子的话,他也有机会选上呢。

“应该是寒属性的妖兽藏在这里,我看这瀑布上游很正常,下游也很正常,所以基本可以断定,这寒潭之下,应该藏着一块,或者几块玄冰,那散逸出来的寒气将那头或者几头妖兽给吸引过来了,准备猎杀吧,你那寒铁盾,正好缺一颗寒属性妖兽的珠子。”

慕少安淡淡道,他和小远哥当年修炼出来的法力早就被红尘客收回,普通人或许没办法,但是他不是普通人,都不必动用灵机,只是领着小远哥出来猎杀几头妖兽,吃了妖兽血和妖兽肉,就能略微恢复一点法力,然后再以此为基础,慢慢恢复调理,迄今他已经重新修炼到开光期了。

当然这速度很慢,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修炼到元婴期。

可慕少安要的是磨练小远哥的心性,所以这些都是小意思,一旦小远哥的心性坚定了,道心坚定了,那七成多的灵机全部转移给他,那么他立刻就能进入正轨。

“是,父亲!小岩退后,免得被寒气伤到。”

小远哥沉声道,他已经变化很多了。

此时他就取出来一个葫芦,掀开盖子,将葫芦里的一种火属性妖兽的血液直接倒入潭水之中,这是最好的吸引妖兽的方法。

葫芦里的血液才刚倒完,整个潭水四周的寒气顿时就增加几分,那水汽氤氲下的岩石都瞬间覆盖了一层白霜,几秒钟之后,只听咔咔咔的声音,潭水表面都结出了厚厚一层寒冰。

“咕咕呱!”

一个古怪的大叫声突然响起,从那瀑布后面就有一道闪电般的残影飞出,直趋站在潭水岸边的小远哥。

但小远哥只是错步一晃,连退三步,就轻巧的避开,啪嗒一声,那黑色残影就敲在岸边,打得飞沙走石,那却是一条长长的的舌头!

“定!”

小远哥大喝一声,一支沉重的黑铁矛就投掷出去,在那舌头急速变幻间,仍然将其稳稳当当的钉在地面上,然后也不等那妖兽挣扎,窜前一步,腰间的长刀出鞘,只一刀,这妖兽的舌头就被斩断三截,黑色的妖血四处喷溅。

“昂!”

又是一声,那瀑布后面猛然窜出一只房子那么大的黑色寒冰蟾蜍,这家伙一出来,四周温度顿时下降了六七十度,连飞流直下的瀑布都被瞬间冻住,呼呼的寒风转眼就冒出来。

“嘿,我们的运气不错啊,四阶妖兽,体内都结丹了,若是再被它成了气候,那个时候就得元婴期的老道才能收拾得了呢,看我的镇山河!。”

慕少安哈哈一笑,抽出背后的木矛,就往地面上随便一插,瞬间,一道无形的力量就迸发出来,直接就将那寒冰蟾蜍的气息给镇压住,风停了,冰融了,风和日丽。

而就在这一瞬间,小远哥已经大喝一声,踩着结冰的潭水,几个箭步就窜上去,对着那寒冰蟾蜍的脑袋,就是三连投掷,三根黑铁矛没顶而入!

而至此时,那慕少安的那根木矛上所散发的无形力量也消失无形。

没办法,这是他借用横刀C形态,再借用一点灵机搞出来的伪劣版镇山河,效果只有三秒钟,实在是越级击杀,作弊开无敌的好帮手。

“把这寒冰蟾蜍的内丹取了,血液取了,其他就暂时扔在这里吧,蟾蜍肉可不好吃。”慕少安随口说着,就领着小石头顺着结冰的水面,一直走到寒冰蟾蜍藏身的瀑布后面,这里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下面却是另有空间的。

“嘿,小石头,你可记住了,这个地方不错,将来你若是缺什么材料,到这里来取就是。”慕少安就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带头钻进去。

石头后面的潭水很寒冷,却是没有被冻住,所幸并不多,很快他们就来到一个石洞空间里,四周挂满了寒冰蟾蜍的卵,不过看样子想孵化出来也得个几十年。

慕少安也不管,等到小远哥追上来,才继续深入。

一路上温度越来越低,不过慕少安三人胸口都亮起一抹红光,这却是过去十几年四处猎杀妖兽得来的宝贝,类似暖玉,可效果是暖玉的十几倍,用来抵抗严寒,实在是再管用不过。

“父亲,您确定是这里吗?我们可是已经找了十三年了。”小远哥就问道。

“确定是这里没错,不过小远你还想着踩到红尘客的老脸爆揍他一顿吗?十三年了,小敏怕是已经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还有小石头,再过五年,你也去浮云山云梦宗修仙吧。”慕少安就回头瞅了一眼。

“父亲说笑了,这些年我早已想明白,看清楚,那红尘客固然可恨,但我们也犯不着执着此事,难道普天下人都看不起我,我还要把全天下的人都暴揍一顿?我就是我,何须他人认可?”

“至于小敏,那也是因为我那时年少无知,现在想来,也挺有意思的。”小远哥淡淡道。

慕少安就笑而不语,继续在前方带路,直到石洞尽头,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泉,泉水很少,但泉眼却是生在一大块白色的玄冰上。

而到了这里,却又不太冷了。

“父亲,这里倒有些神异,但我不觉得这里就是浮云山的命根子,我们之前去过的地方可比这凶险神异的多。”

慕少安此时却摇摇头,“这里当然不是浮云山的命根子,随便哪里都不是,因为浮云山真正的命根子,在你这里。”

慕少安就一指小远哥,然后又道:“看见这块玄冰没有,它生成的时间大约是十三年左右,这说明了什么?而我们之前去过的那些神异地方,比如地底深处的灵火,比如深山中的老树之精,比如大河之中的水眼,山中的石髓,这些事物所生成的时间基本都是十三年左右,你知道这又代表的是什么吗?”

“很简单,这是有法力高强的大人物,或者干脆就是某个大罗金仙般的人物催动了浮云山万里之内的生机,这些生机在未来五十年到一百年之内,都会变成某种神奇的机缘,懂得什么叫机缘吗?”

小远哥就摇摇头。

慕少安则露出一种猥琐的笑容,“所谓的机缘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大人物留给自己徒子徒孙或者是门徒弟子和信众的一种小恩小惠,就好比到处扔礼物的圣诞老人,他们都是用这种方法来笼络人心,增加团队向心力,不然的话,人心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懂?”

“比如我们方才击杀的寒冰蟾蜍,再过五十年,肯定能进阶,到时候云梦宗的一位天才弟子就会偶然间遇到这家伙,他可以选择杀了寒冰蟾蜍,也可以收服它,至于这石洞下面的这块玄冰,到时候也能有一些规模了,于是,皆大欢喜,这位天才弟子就会迅速成长进阶,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现在就出手宰了这寒冰蟾蜍,那么五十年之后,那位云梦宗的天才弟子会不会哭?”

“肯定不会,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里原本有属于他的一场大机缘,足够他突破元婴期,进入分神期的,但是,他的确是损失了许多,云梦宗损失的就更多,我明白了,父亲,我们过去十三年里可是至少在浮云山万里之内击杀了三百多只妖兽啊,更是破坏了五十八处类似这样的秘地,万一被红尘客知道,我们岂不是要倒霉的?”小远哥想了想就认真的道。

“哈哈哈!红尘客?他可不知道有这些,因为这些机缘,都是他师父催动那两成多的灵机生成的,注意,是随机生成的,就在浮云山方圆万里之内,这些机缘别人碰不到,红尘客也不行,只有身负灵机的人才能找得到,但这样的人都会被云梦宗收为弟子,这其实是一个完美的空手套白狼的骗局,但现在,这些机缘被我们提前了几十年给一一破掉,你猜云梦宗会怎样?”

“结果就是,云梦宗的诸多天才弟子因为缺少了这些机缘,他们一生的成就大概也就只能止步于元婴期了,充其量分神期,而这样的一个门派,根本不可能成为万年大派的,如今更是有你老爹我从中作梗,三百年,我敢断定,三百年云梦宗就会彻底从修真界里除名,因为人才枯竭啊!”

“既然如此,为何父亲您一定要小岩五年后继续加入云梦宗,让他和我们一起修炼不好吗?”小远哥就问道,小石头也旁边紧张的听着,似懂非懂。

“非也非也,我给小石头在云梦宗里留下了大大的机缘,还有一个儿媳妇呢,他怎么能不加入云梦宗?让他亲眼见识到云梦宗的灭亡,对我们来讲,那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呀,听着,小石头,以后不管你去了哪里,别忘了有机会回来浮云山,替你老爹和大哥看一看云梦宗的下场,嗯,我觉得那一定很爽的。”

“父亲,为什么我们不能亲自来看,你不是说我的寿元已经突破300年了吗?”

“嘿嘿,你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嗯,不能说了,天机不可泄露,好了,别废话,把这块玄冰给我砸了,然后冰渣子拿回去做冰镇酸梅汤,再把那寒冰蟾蜍的尸体扔进这石洞里,等到那些小蟾蜍生出来,这一地的机缘就彻底断掉了,我们再去下一处。”

慕少安阴测测的喊了一声,这种做坏事的感觉太爽了。

浮云山万里之内,整整59处这样的机缘都已经被破掉了,就算还能剩下几个,也无关大局,云梦宗人才枯竭,后继无人的格局已经形成。

现在,得想办法阴那红尘客一手,这家伙三十年之内肯定是要渡劫飞升的,作为大罗金仙的弟子,他的渡劫飞升肯定很容易,可如果他容易了,慕老板就该不开心了。

真当抢了老子的御风诀就可以逍遥世外吗?想得美。

不过这事情得小心操作,之前破坏机缘,还不用担心红尘客发觉,现在却不行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否则到时候红尘客一个反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也许,是时候将小远哥引入修仙正途了。”

慕少安思索着,就结束了十三年的采药生涯,以吴老神医的身份,正式返回镇天关。

而此时此刻,曾经的大宇王国已经灭亡,国内的几大诸侯纷纷开战,很不巧,左迁就是其中的一路诸侯,至少有五分之一的机会问鼎王座。

这很不错。

醴陵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容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沙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绍兴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江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