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九阳至尊 正文 第353章 狡辩

2020-01-16 18:5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至尊 正文 第353章 狡辩

如若说这白鸟秘境中还有哪一池水与众不同的话,在赤练老祖的记忆里,也就只有由这口圣泉涌出的泉水汇聚而成的池水了。

不过,如果说白裙小姐姐所说的树是天凰火山的梧桐树,池是圣山上的那口圣池,那她反复强调重要的白鸟又是什么?

这白鸟究竟是指的白鹤?亦或是另外一种妖物?还有之前流传的在这秘境中能被契约的妖兽白鸟又是什么?

赵寒皱着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尤其是想到苍天白鹤从这秘境中契约出去的白鸟似乎与当年那头陨落的白鹤老祖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她心理就有些发毛。

“貌似,苍天白鹤也在算计着什么,这样一来,那他所说的白鸟就和小姐姐所说的白鸟有些不同了。”

就在赵寒冥思苦想,想要参透白裙小姐姐交代的那几个单词之间的联系时,树屋外传来那头专门服侍(监视)他的妖物瓮声瓮气的声音:

“你们的人回来了,老祖让你们出去。”

“这些妖物灵智不高,说话有些词不达意,不过马马虎虎能听得懂,也不能要求太多。”

赵寒起身,出了树屋,跟在这头本体是野猪的妖物身后,一路前行,中途遇到了其他几名魔宗的弟子,相互丢了一片眼色,悄无声息的就交流了意见,然后默不作声的前行到了最先到过的那间大殿。

进了大殿,就见两道身影相谈甚欢,坐在主位上的是凰离老祖,另一人赫然正是此前抛弃众人独自逃跑的莫摇光。

“你们来了。”凰离老祖冲着赵寒几人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一抹玩味,“你们师兄回来了,还不上前见礼?”

赵寒假扮的郑阳宏与其他四人相顾无言,一个个脸带愤懑,显然他们对临阵抛弃他们的莫摇光还是耿耿于怀。

而莫摇光也不起身,大大咧咧的坐在座位上,一脸哂笑的看着他的这些师弟们,挑衅意味十足。

一时间,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本座的话,你们也不听?你们魔宗是要内讧,让别人笑话么?”

凰离老祖脸上挂着笑嘻嘻的神情,言词间虽是责备,到语气里却满满是幸灾乐祸。

这一下,包括莫摇光在内的所有魔宗弟子脸色都难看起来,但两方都没主动开口,眼神锐利,像是刀剑在虚空撞击,发出呛呛声响。

就在双方僵持的关头,突然有道声音响起:“见过莫师兄。”

此声一出,和莫摇光针锋相对的一众魔宗弟子们的气势就为之一泄。

因为开口的赫然正是郑阳宏,以至于其他几人对他纷纷怒目而视。

“哦,是郑师弟。”莫摇光气势大盛,瞬间盖过其他几名魔宗弟子联合起来的声势,脸上浮起一抹笑意,“还是师弟你识大体,没有给我魔宗丢脸,不像有些人分不清主次场合,不顾大局,此间事了,我会如实向无空师兄禀报。”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其他几名魔宗弟子脸色大变,看向赵寒的目光更加怨恨。

这完全是踩着别人上位啊,之前说好的共同进退,一起发难呢?友谊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扎心啊,老铁!

尼麻痹!

感受到那几位目光中的愤恨,赵寒心头暗骂一句,脸上却是一片淡然,仿佛没把这几人放在心上。

实际上,赵寒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毕竟真正的郑阳宏已经死了,他不过是冒名顶替,伪装潜伏进来搞破坏的,这些人哪怕再是不满记恨,等出了这秘境那和他是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

要恨就去恨郑阳宏吧,关她赵寒屁事。

“莫师兄,你此前临阵逃脱,弃我等于不顾,以至于最后有三位师兄弟丧命在那群妖物铁蹄之下,你怎么解释?”

一名魔宗弟子眼见莫摇光在气势比拼上占据了上风,连忙开口,要从根基上动摇他的气势。

毕竟,魔宗的门人弟子虽然一个个心狠手辣,自私自利,冷血淡漠,但面子上还是要喊喊口号,标榜下逼格,摆摆规矩。

这同门之谊在表面上还是要讲究一二,哪怕私底下背后捅刀,当面插刀的情况比比皆是。

比如这临阵逃脱,丢弃同门,如果处理得干净,来个死无对证,那别人即使知道猜到,也无话可说,最恶心的就是留了尾巴的这种,一旦事发,那就要受尽千夫所指,面临身败名裂。

所以说,这名魔宗的弟子还是蛮厉害的,他对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正中莫摇光的软肋,显然他此前做足了准备。

“谁说我莫摇光临阵逃脱?”莫摇光冷哼一声,脸上看不出丝毫慌乱,显得胸有成竹,“我发现那群铁犀牛群的异动颇为蹊跷,就一路追击了过去,只是当时时间紧迫,来不及和你们详说。”

“至于弃你们于不顾,这就更好笑了。你们都是我魔宗的精英,身手不凡,怎么可能连一群铁犀牛都应付不了?你们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么?这修行者一途本就残酷,生死有命,若是贪生怕死,还修炼什么,回家吃奶去吧。”

莫摇光这一番话恍若雷霆暴雨,一口气喷完之后,全场一片安静。

赵寒眼中更是异彩连连,这不要脸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能把厚颜无耻说得这么义正言辞,清新脱俗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人了,一种惭愧在赵寒心底泛起,他深刻的感受到在厚脸皮的这条道路上,他还不过是个战五渣罢了。

不过,莫摇光这番话虽然漏洞百出,但也勉强算是个交代,只要不细究,应付寻常的场面已经足够。

“咳咳,”赵寒知道此刻轮到他上场,毕竟此前他已经“叛变”,此刻更应该抱紧莫摇光的大腿,所以,他给搭了个桥,“莫师兄,既然你说之前你发现了铁犀牛群异动的蹊跷,然后一路追查下去,不知可有什么发现?”

莫摇光赞赏的看了赵寒一眼,也不说话,从如意囊中取出几个东西,直接扔到地上,刹那间,刺鼻的血腥味弥散全场。

汕头天佑医院喻修荣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长春治妇科医院哪好
海口癫痫病医院哪好
苏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