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暴食巫主第001章伯爵之子

2020-01-20 09:0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暴食巫主 第001章 伯爵之子

清晨,晨光熹微,天才蒙蒙亮。

“搞什么啊……怎么又是你啊?大哥,敢不敢来点新剧情?!”银发少年一脸生无可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惺忪,明显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银发少年做了个梦。

显而易见的是,梦的内容似乎并不怎么让他感到愉悦。

他叫罗夏,今年十六岁。

其实也不怪罗夏会有刚刚那种夸张的反应,任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做同一个梦,并且这个梦的内容都是自己被一头狰狞至极的凶兽一口吞进腹中,也不会多么愉快的。

起初罗夏还会因为梦里的内容惊吓的满头大汗,因为这个梦无比的真实,真实到在被吞之前,都能够清晰地看到凶兽满嘴锋利的尖齿,以及从齿间滴落足以腐蚀大地的恐怖唾液,还有凶兽周身弥漫着的深邃黑芒……无不让人惊骇至极!

但是,当同一场景每天都会出现在梦里,当他已经数不清第多少次重复的经历着这一场景时,哪还会有半点惊惧之意,有的仅仅只是深深的无奈。

“不过,这也是为数不多能勾起我过去回忆的事情了,毕竟这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六年了……”罗夏的脸上露出几分缅怀的神色。

诚然,罗夏不大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重复的做着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可值得一提的是,那头在他梦里一次又一次地将他吞入腹中的凶兽,他其实是知道其来历的……在罗夏前世所在的世界里,那头凶兽有着赫赫凶名,名为‘饕餮’!

【饕餮,上古四凶之首,祖龙九子之一!】

换做这个世界除罗夏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清楚这头凶兽的来历,因为就如同罗夏的过去一样,‘饕餮’的凶名也只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如果不是罗夏有着一把祖传的刻有‘饕餮’图样的古老菜刀,才让他生出兴趣专门去了解过关于‘饕餮’的资料的话,他也未必会知道这些信息,因为就算是在他前世所在的世界,也不是人人都对神话传说之类的东西感兴趣的。

然而,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罗夏甚至怀疑过自己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源于那把‘饕餮’菜刀,因为他就是在第一次梦到‘饕餮’入梦后莫名穿越而来的,他就算再蠢也不会看不出这之间必然有着联系,只不过,这一切永远只能是猜测而已,因为不管他再怎么怀疑也无法验证这一点。

因此,他学会了接受现实。

“好了,忆苦思甜结束,起床!”

罗夏突然甩了甩脑袋,像是要把杂乱念头甩出脑海一般。

*********

“早上好,少爷。”

当罗夏从房间里走出来时,等在门口的是一个身高不过一米五出头,长着一张圆脸的胖老头,脸上还洋溢着和蔼的笑容,手上半挂着一条湿毛巾,“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胖老头名叫海姆奎斯,是罗夏的扈从。

当然,这是海姆奎斯自己对自己的定位。

三年前,罗夏和海姆奎斯还素不相识,却因为一次机缘巧合使得罗夏救了海姆奎斯一命。几个月后,当这个胖老头身体康复之后,却并没有离去的打算,反而自愿留下来当罗夏的扈从,以报答救命之恩。一开始罗夏当然是不同意的,因为他看得出海姆奎斯的身份恐怕有些不简单,这种人给自己当扈从实在有些怪异。

不过,海姆奎斯最终还是用自己的固执改变了罗夏的决定,留了下来。

这一转眼,就是三年过去了。

“你也早。”罗夏伸了个懒腰,同样打着招呼,并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不是我说你,海姆奎斯,你每天起这么早做什么,多睡会儿不好吗。”

“已经习惯这个时候起了,不是那么好改的。”海姆奎斯笑呵呵的摇着头。

“好吧好吧,随便你了。”

罗夏深知海姆奎斯有多么固执,懒得在这种事情上多费口舌。

“今天有什么新鲜事吗。”罗夏一边顺着走道前行,来到楼梯处,一边问道。

海姆奎斯紧跟在罗夏身后,沉吟道,“就在半个多小时以前,有一队骑士小队前来拜会尼普顿伯爵,此刻伯爵应该正在城堡的会客室里接见他们。”

“骑士小队?我可不记得老爹的封地里有哪家能供得起成建制的骑士啊……”罗夏双眼微眯,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起来。

海姆奎斯口中的尼普顿伯爵,就是罗夏今生的父亲,‘烈焰王国’的功勋贵族,封地坐拥七座城池,其权势在‘烈焰王国’足以排进前十之列!

而罗夏之所以会对这队突如其来的骑士小队感到诧异,是因为他能断定这队骑士小队是来自自家封地之外的。须知,尽管尼普顿伯爵封地里也有一些贵族,但这可是成建制的骑士小队啊,不是什么家族私兵或是王国士兵。在这个世界,骑士不仅仅是象征着身份而已,同样也彰显着强大的实力!

能被称之为骑士的人,即便赤手空拳,也至少都是能以一敌十的强大战士!

他们有着各自的修行秘法,向人体的极限冲刺着,其中佼佼者,甚至拥有着能左右一场小型战役的强大力量!

至于成建制的骑士小队?这个恐怕就连罗夏的老爹尼普顿伯爵也未必能供得起。

因为任何一种骑士的修行秘法都需要海量的资源,想要培养一位骑士,其代价能让一些小贵族倾家荡产,据罗夏所知,自家明面上也不过只有三位骑士而已,分别是老爹尼普顿的侍卫队长哈马斯,家族宝库守护者雷德尔,以及家族私兵头领马丁。

而一队成建制的骑士小队则是六人,换言之,光是这一队骑士小队就已然比罗夏那位伯爵老爹明面上所拥有的势力还要强大了,也难怪罗夏会十分诧异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队骑士应当是隶属烈焰王室的‘黑桃军’。”海姆奎斯沉吟道。

“‘黑桃军’?如果是他们的话,看来有不得了的事情啊。”罗夏神情郑重了几分。

身为伯爵之子,罗夏自然知道许多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这‘黑桃军’,乃是‘烈阳王国’最隐秘的一支军团,整支军团只有一个大队,大队下有三支中队,每支中队下又分别有三支小队,每支小队有六人,加上三位中队长以及‘黑桃军’军团长,共五十八人。

五十八人组成一支军团,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笑。

可但凡了解这支军团的人都不会这么认为,因为……这支军团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是骑士强者,且其中又以九位小队长,三位中队长,以及军团长雷利最为可怕!

据说这位雷利军团长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近乎非人,体能甚至比最残暴的地龙兽还要强大,普通的骑士在这位雷利军团长面前,连一招都撑不过!

正是因为‘黑桃军’太可怕,所以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出动,唯有发生重大事件时才能看到他们的身影。罗夏记得,上一次听闻有‘黑桃军’出动时,还是他八岁时的事情,出动的原因是一位王国大臣叛逃,带着烈焰王室的一样秘宝准备投靠敌国,‘黑桃军’派出了一支小队去追杀,最终不但带回了秘宝,还一举击杀敌国前来接应的三位骑士强者!

想到这里,罗夏神色微动,对海姆奎斯一招手,“走,跟我去看看。”

“是。”海姆奎斯应了一声。

如果有旁人的话,大概会觉得两人的对话有些荒谬。

罗夏身为伯爵之子,能知道‘黑桃军’的存在也就罢了,但海姆奎斯不过是区区一个下人而已,居然也知道这支军团的存在,而且还能轻易地分辨其来历?这就跟一个乞丐说自己能一眼看出一样古董宝物的来历价值一样,完全不合乎情理。

但罗夏却一点也不怀疑海姆奎斯的判断。

虽然罗夏至今也不完全了解海姆奎斯的过往,但就像罗夏自己能在十三岁时就从两位实力极为可怕的骑士手中救下已然身受重伤的海姆奎斯一样,这可不是一个伯爵之子的身份就能解释的了的,试问谁又没点秘密呢?海姆奎斯自己不愿说,罗夏也不想深究。

不过,罗夏可以肯定的是,海姆奎斯不是那种喜欢信口开河的人。

既然他说了来人是‘黑桃军’的人,那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而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凡是跟‘黑桃军’沾边的事情,基本都没什么好事。

“该不会是我那位老爹干了什么背叛烈焰王室的事情吧?要真是那样的话就有些麻烦了……虽说老爹还有一些藏在暗处的力量,但如果对上的是‘黑桃军’的话,根本就不够看,只要出动一支中队就能抹去老爹的所有势力。”罗夏皱眉想着。

说一点都不担心,当然是不可能的。

尽管罗夏有着前世记忆,但朝夕相处十几年,又怎么会没感情。

有没有这个伯爵之子的身份罗夏完全不在意,有着前世记忆的他自然也不会对烈焰王室有什么忠诚的想法,但他也不愿看到老爹干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

“算了,不瞎猜了,我那位老爹也不傻,应当不会胡来。”想着,罗夏已经徐步来到书房外,没有发出一丝多于的声音,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莲花县人民医院
怀柔区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南京治疗白癜风办法
河源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