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妙手狂医 第640章 狮子头的神秘

2020-01-16 17:4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妙手狂医 第640章 狮子头的神秘

“师父,你说对那些天生欠扁的人该怎么办?”牢里,已经穿上衣服的叶天心情不错,尤其是的听到朱龙军的话,得知马家那位重病时,这厮是像中了头彩般兴奋。

狮子头答非所问:“你什么时候出去?”

笑容顿时僵在叶天脸上,他也不知啥时候能出去。

“没事就滚,整天呆在干什么?”

叶天狂汗,一脸郁闷的看着对方,“师父,好歹我也是你徒弟吧?你就这样对我?”

狮子头毫不客气道:“你想我怎样对你?待你为座上宾?要不是看在那些酒的份上,老子我还揍你。”

叶天:“…………”

“明天之内你必须滚蛋,否则我直接打残你,让人抬你出去。”

叶天连死的都心有,这死老头急着赶他走,估计是酒所剩不多,才会急着将他赶出去。

这老头,真不拿他这个徒弟当人看!

“师父,你想喝酒,这简单,只要你跟我一起出去,你想喝多少酒都行,我保证让你尝遍世界各地的名酒,怎样?”

“臭小子,你诱惑我?”

叶天嘿嘿一笑:“徒弟说的是真话,你想啊,我可以将酒送到这里来给你,在外面买酒给你还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记住,明天之内你必须滚蛋。”狮子口说完直接将眼睛一闭,鸟都不鸟叶天。

叶天说道:“师父,你以为这里是我家?我想走就能走?”末了,这厮心里忍不住一句,“你老人家不是也呆在这里么?”

“我想走,你以为这里能拦得住我?”狮子头冷冷问。

叶天哑然,想想好像还真是那样,凭这老头的实力,想拦住他,恐怕的确很难。

任叶天劝了半天,狮子头就不为所动,不过叶天能看出来,对方动心了,听到可以尝尽天下名酒时,他动心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不肯离开这里?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这老头加不用说,可以心甘情愿呆在这里几十年,这份忍耐力绝不是常人所能拥有。

在叶天回牢里几个小时后,电来了,水也来了,当然,人也来了,那道厚实的铁门被打开。

瞟了眼对方后,叶天继续微闭眼在墙角上打盹,直接视对方的存在。

进来之人进来后马上捂住鼻子,那阵浓浓的霉味让他很难受。

这是人呆的地方?

“叶天,咱们又见面了。”马锋松开手,看着墙角上的叶天说道。

叶天不为所动,连眼都不眨一下。

马锋双手慢慢握成拳,可很又不知想到什么,又慢慢松开拳头。

“叶天,你阴我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马锋又道。

叶天心中冷笑,这马锋估计从小在军队长大,不怎么懂得说话的艺术,直来直去。

不过,相比起杨浪子那个伪小人,叶大爷愿意跟马锋打交道。

马锋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他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天却直接视。

想他马锋是谁?京内谁人不认识他?谁敢不给他几分薄面?却在叶天这里吃完一次又一次亏,到头来还不能拿叶天怎样。

墙角上的叶天仍旧闭着眼,看样子并没打算开口说话的意思。

“叶天,你真想在这里将牢坐穿?真想在这里渡过你的余下人生?”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你就自由了,你不答应?”马锋问。

另一个墙角里的狮子头见状忍不住叹了声:“臭小子,比老子还能装。”

狮子头的话引起马锋的注意,不由对狮子头多看了一眼,可惜,狮子头的头发与胡子实在太长,根本看不到他的真面目。

“别看我,点将他弄走,省得心烦。”狮子头淡淡说道。

“放肆。”马锋身边一个壮汉怒训。

狮子头咧嘴笑了笑,马锋看不到他的真面目,却能感受到狮子头眼神里的鄙夷目光。

这一鄙夷,是让马锋难受异常,被叶天视,现在又被这个野人鄙视,堂堂厩第一大少,连续被两个阶下囚鄙视,那种感觉真不好受。

“马锋,收起你那不友好的眼神。”叶天终于开口。

此时此刻,马锋发现自己像个猴子,一只被玩弄的可怜猴子,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叶天,我想请你替我爷爷看病,只要你能答应,咱们的事情就两清,互不相欠。”

“你就不怕我对你爷爷下毒?”叶天坏笑。

“姓马?厩人?”狮子头突然换了个人似的,语气冰冷得像把刀。

“没错,厩第一大少,马锋。”叶天代为回答。

狮子头死死盯着马锋,好一会才道:“马国生是你什么人?”

马锋目光诧异,这野人是什么人?怎会认识了爷爷?

“告诉我,马国生是你什么人?”狮子头这次声音大,情绪也没刚才平静,从他的呼吸不难看出,他很紧张。

“你认识我爷爷?”马锋答道。、

“爷爷?”狮子头哈哈大笑起来,“老家伙命真长啊!”

“他现在怎样?”大笑过后,狮子头又问。

马锋不答反问:“你是谁?”

“回答我,他怎样?”

“你到底是谁?”马锋并不回答。

狮子头动了,身形一闪,如闪电,马锋大惊,想避开,却感觉自己少生两条腿。

马锋做梦都想不到,这个看似野人的家伙,竟然是个绝顶高手,面对这样的人,马锋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到恐惧,第一次感到害怕。

“砰!”

马锋感觉自己身腾飞出去,重重撞到厚实冰冷的墙上。

落地的同时,马锋嘴里吐出一口血箭。

从被打倒现在落地,所有一切发生得太,到让马锋根本没机会作出选择,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重伤倒地。

叶天也很惊讶,师父的行为很反常,不过师父应该认识马锋的爷爷。

“马国生到底怎样?”将马锋打伤后,狮子头再问,丝毫不将受重伤的马锋放在心上。

被打了,马锋也学精,不敢再胡来,而是老实乖巧的回答,“爷爷身体不好,现在在医院里。”

狮子头喃喃道:“要死了?”忽然,狮子头又像是想到什么,转头看了叶天一眼:“你就是请他去替马国生看病?”

“是。”

狮子头得到答案后又哈哈大笑起来,叶天在想,这有什么好笑?就算跟马国生认识又怎样?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大笑过后的狮子头似乎心情变好。

马锋咬牙从地上爬起:“前辈你认识我爷爷?”

“老了,都老了。”

叶天眼珠一转:“您老呆在这就是因为马国生?”

狮子头面表情看了叶天一眼,对这个问题,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转身蹲在墙角上不语。

叶天心里如同猫抓痒般难受,靠!这老头,回答他一下会怎样?

“师父,你那那马老头有过节?”叶天问道。

狮子头仰头叹了声:“都是年旧事。”

叶天一笑:“你说我们跟马家是不是很有缘?他们马家也想对付我。”

狮子突然转身:“你所说的敌人就是马家?”

“嗯,他们想弄死我。”

马锋听得冷汗淋淋,今天这场面真是怪异,本是来找叶天,哪知遇上这么一个怪物,想想就让他抓狂。

万一这个野人再对他动手,马锋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小子,你回去告诉马老鬼,问问他是不是活腻了,问问他还记不记得三十年前的约定。”狮子头咆哮如雷。

“前辈,爷爷已经昏迷,法讲话。”

狮子头一愣,随手挥挥手,“罢了,随它吧。”

叶天听得心急如焚,师父怎么就不管了呢?“师父,你可不能不管,他们想对付我。”

“那是你的事,连他们都对付不了,你该死。”狮子头不屑地说了句。

叶天:“…………”

马锋见状急忙解释:“前辈,那是没有的事,我跟叶天的确有些误会,可是刚才我已经说了,只要他能帮我这个忙,我跟他的事情就两清。”

“马锋,我如果不答应呢?你是不是就要对付我?”叶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西安碑林医院
武汉博仕医院的地址
贵州最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沈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枣庄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