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胡适之子缘何未去台湾7z

2019-07-09 14:1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胡适发现胡思杜通过自己的老朋友陈之迈冒领回国的旅费,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关于晚年胡适的隐痛,何炳棣在他的回忆录《读史阅世六十年》中有过描述。当时,两人见面,正聊得海阔天空,胡适忽然问他:你相信胡适的儿子在大陆会骂他的老子吗?何炳棣不假思索地回答:不会。讲完这段往事之后,何炳棣意犹未尽,他还写道:当1962年早春得悉适之先生遽归道山的消息,我对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谈话重作反思时,才感觉到当时胡先生的一种相当神秘的迫切感要把多年想说而不肯说的话说出,平常不会提出的问题提出。最后问我有关思杜(胡先生留在大陆的次子)的问题,内中似乎隐痛。(《读史阅世六十年》第322页)由此可见,晚年胡适最大的隐痛就是儿子胡思杜在大陆的遭遇。这一时期,先是上演了儿子批判父亲的人伦悲剧。后来,关于胡思杜的各种各样的消息都曾传到胡适耳朵里,但胡适都半信半疑,他不能确定消息的真假,这对正处于衰老期的老胡适而言,也无异是一种别样的煎熬。造成这一惨剧的最重要原因,源于胡思杜不听父亲的劝告,没有跟随父母一起坐飞机飞离北平,离开大陆。胡思杜为何做出如此选择呢?一般认为这源于胡思杜思想的左倾。这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不过,除此之外,我发现还有其他原因。这个原因就是他们父子之间关系的不和谐。他们之间不和谐的父子关系,可以从一封书信中得到验证。笔者偶然从雅昌艺术拍卖上发现一封胡适写给杭立武的书信。这封信是上海道明有限公司拍卖的。经查,此信并没有编入《胡适全集》,胡适的其他文集中也未见收入,而这封信对于我们理解胡适与胡思杜的父子关系很有帮助。胡适的字娟娟可喜,非常好认,兹抄录如下:立武吾兄:前在会场中,承见面告小儿思杜护照满期,之迈兄有电问我应否叫他回国。当时我匆匆未及索阅原电文,即说应令他回国。昨回校后始见尊函附来去两电,始知之迈原电说小儿请求回国旅费,我很诧异。当我1942年下任时,政府已付我与两儿旅费,共三份,每人两千余元,我即将两儿的旅费购买美国战时公债,各用两儿本身名义。思杜的一份,已于我回国前托人转交给他了。他已领过旅费,不应再请求回国旅费。此儿甚不安分,或曾向之迈诡辞请求,以至之迈有此电。此事使我甚不安。如当可挽回,乞兄告之迈勿付款。如已付款,乞告他托妥人将款取回。我已函告纽约友人将此儿遣送回国,绝不敢冒领公家第二次旅费。此事竟致烦劳吾兄,十分感愧!此儿在学校成绩甚不佳,故我在八月廿七日曾由沪去电叫他回国,万不料他会向之迈出此“花头”,匆匆奉陈,敬谢厚谊,并祝大安。弟胡适敬上 卅六,九,八。胡适的这封信写于1947年,收信人杭立武当时是国民政府教育部常务次长。通观此信,从内容来看,胡适写这封信的目的,主要是阻止他的儿子胡思杜从国家冒领回国的旅费。他发现胡思杜通过自己的老朋友陈之迈骗取回国的旅费,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受的,所以特地写这封信向杭立武说明事实真相。后来,胡适特地通过美国的朋友,给了胡思杜一笔钱,没钱回国的胡思杜才回到国胡适的解释之后,罗尔纲才最终释怀,两人的这段小矛盾也由此化解。1948年,胡适与胡思杜的小矛盾,可能正是胡适与罗尔纲类似矛盾的重演。胡适从北平乘飞机来到南京之后,暂住在南京鸡鸣寺的中央研究院招待所。当时,胡适的小老乡胡其伟在他舅舅的带领下,专程拜访了胡适。据胡其伟回忆:胡适谈到飞机在天坛公园迫降,仓猝起飞的经过情况,谈到二儿子思杜拒绝登机南来时,江冬秀红了眼圈,胡适见状说:“难过什么,人各有志嘛,他会有后悔的日子的!”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此时的胡适,似乎也对胡思杜有些闲气。生气之外,胡适的这段话,也算是一语成谶了。生气归生气,父子毕竟是父子。时间可以淡化这一段小矛盾,但是,父子之间因为不同的人生抉择,却很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这成了晚年胡适心中的一道伤痕,也是他心中永远的隐痛。胡适何以骂陶希圣“荒谬绝伦”从蒋介石连任成功这方面看,出谋划策的陶希圣居功甚伟;从帮助蒋介石玩弄权术欺骗天下方面看,出...胡适“回家”胡适归去来兮六十年,终化作一幕历史虚无与价值虚无的幽灵与真相争战的活剧

做拼团小程序
微超市
网络营销前景怎么样,看完以后放心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