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不让方便

2019-09-14 08:3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明白”是夹缝山旮旯寨里的“学问家”。他从没出过大山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庄稼何时点籽,谷子哪会儿收秸,他最明白。娃儿提何大名,嫚子几月嫁娶,他也明白。县城哪儿有书店,哪有粮店他讲得明明白白。因他常年窝在山里却明白县城里的事,被叫作“三明白”。
前数好多十年,旮旯寨及大县城一直是一个模样,因为久了,三明白明白城里事如摸自己的脚后跟,哪是“鸡眼”哪是“茧”,数落得明明白白。谁想,改革开放后,三明白就怵头进城了。他说:“‘城市’一天变一个脸色,越来越不待见山沟庄稼人了。”他说的“城市”,就是他们的小县城。
开放以后,更让三明白上火的是,他在他山沟里也算“文化人”了,进了城怎么就成了“白痴”了?
那次,他在街上,看到一个名叫“谷子地贩量KTV”的地方,他歪头瞅瞅。他认得“谷子”,“地”,“量贩”。认为有谷子,有地,有粮贩,肯定与倒腾粮食有关。他戚戚笑了,他笑城里人,“量贩”应写成“贩粮”才更明白。还笑城里人把繁体字“糧”字,少写了个“米”边儿。但他原谅了写字的城里人,他们哪里知道粮食是怎样长成的?但他还是好奇,城里的粮贩子都倒腾些啥?想进去问问“粮贩”收不收花生种子?他刚向门里一探头,被俩“花花绿绿”的妞儿一把拽进门,向他一挤眼,问他要不要特色服务。他说要,问“紫衣”的‘千粒红’花生米种子,卖什么价?一个辫子梳在左脸边上的嫚子,向他瞪眼咧嘴一仰头,“咚”,又把他推出门外,叫他看仔细牌子上的字。他稳了稳脚跟,细打量上方那块牌子,还是“谷子”、“地”“量贩”哩?他咋看不懂?他爱刨根问底,就问路边上的明白人。人家告诉他:你没看到后面的“KTV”?那是唱歌的地方。
真他妈鸡屎!他骂,唱歌与“粮”,与“贩”,与“谷子”与“地”,咋就扯连到一起了呢?
三明白不明白就想琢磨明白。倏地,他打了个激灵。眼下,他最要紧的是要撒泡尿,他都憋半天了。他开始搜寻“方便”的地方。他转了好多圈圈,实在找不到“茅坑”。他觉得“闸门”里的“水”有点探头伸脑,就顾不得“学问人”的面子,又问路边的明白人。
“左面,圆花棂窗,内开铝合金门的地方。”人说。
这是个极精致的去处。方瓷砖贴墙,琉璃瓦盖顶,白铝合金门窗。墙面上没有中国字,只是在左右两扇门边,用灰油漆一边儿镂一个没鼻子没眼的“纸剪”的小人。镂小人的人马虎,小人印得缺角少缝不清不楚,下面手写一行横圈竖杠的“洋码子”。
三明白看看两个“纸剪的的小人”,一样得高矮,都是脸(实际根本没脸,就一乒乓球拍子样,还断了把。)朝外,立正站着,一样的干葫芦脑袋,很像是弟兄俩。不同的是“哥”偏瘦,两条腿分着;“弟”腚圆,两腿洇成一条腿。他离那个“弟”守着的门近,就往里走。他一手推门,一手摸裆腰前门,还没到茅坑,“闸门”就松了栓,一股“水柱”顶着日头抛向“挡板”,又折向“瓷盆”。
“要死呀——”
“腾”地,隔壁蹦出一穿红杉的大姐,边逃边喊:“坏人呀!抓流氓呀。”
“这,这……”三明白嗫嚅着,捋紧裤腰往外走。他尿还没撒完,有一半生生地又圈进肚子里。
“你个坏家伙!你想沾便宜?你不能走!”穿红杉的大姐挡了三明白的去路。
“我沾啥便宜了我?我‘方便’一下怎么了我?”三明白不服。
“你为什进女厕所?”
“哪儿……哪儿?”三明白歪头辨认。
“装什么糊涂?”
“我看他就是想耍流氓!”……
一大帮女人、男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点点划划地起哄,泄愤。
“明明是……”三明白又朝“茅坑”墙上看了看,确定真没中国字。
“噢,明白了,想找茬口‘闹饥荒’哩。”三明白把拳头攥得紧紧的,准备一拳捣倒仨“城秧子”。
城里人越围越多,一片“唧唧喳喳”。
有人打了“110”。一个快退休的老警察同志赶来。
“你为什到这里面?有什么动机?”警察经过登记后进入“案情”调查。
“就想‘方便’。撒尿。”三明白说。
“你到女厕所‘方便’,女同志还怎么‘方便’。”警察斥道。
“什么什么?女……我怎么知道?”
“那上面明明写着嘛。”有人喊。
“哪写着?我怎么没看出来?”三明白不屑地把脸扭向斜上方。
老警察同志是个“老革命”,他当然知道如何证实。他走上前,左右端量了半天厕所的墙面,俩“小人儿”镂印得糊糊涂涂,确实没写中国字。
“那上面写着英文。”有人见“老革命”蹙眉,就说。
“对,那上面不是写着英国字吗?”有人起哄。
“嘁,咱这山城是英……国?讲英文?”三明白犟。
“‘英文’算什么‘字’!几个人认的?”“老革命”呛了说话人一句。
“那……上面也画着呀。”红衫姐嚷。
“是呀,没看见上面画着人吗?”老警察向俩“糊糊涂涂”撅撅嘴,问三明白。
“是画着,那不是都一个模样吗。”三明白说。
“一样啥?那男的穿裤子。”大姐指着厕所左门边儿那个二条腿的“纸剪人”说。
“穿裤子就是男的了?唱歌的超女李宇春一直穿裤子,男的?”三明白倔犟地歪歪头。他是早些时候进城,听几个男男女女在讲唱歌的星“李宇春”,他记在心里。现在,用上了。
“这……穿裙子总是女人吧!”大姐气横横地又指了指右门边那个“腚”宽点、只有一条腿的“纸剪人”。
“穿裙子就是女人?‘春晚’上的‘小沈阳’穿裙子,他是女人?”
哗——一片笑声。
“那是‘苏格兰风情’!”一个穿着花格裙装的“街哥”走上前,挺了挺胸脯。
哗——又一阵笑声。
唉!“老革命”同志叹了口气,他又瞥了一眼厕所的墙,说实话,他也弄不明白哪是男哪是女了。
“散了散了。”警察驱走了闲人,又对三明白说:“你也走吧。”
红衫大姐不干了,刚要发作,被老警察扯到一边:“怨不得他。”他指指三明白。
“怨我?是我错?”红杉姐眼瞪得溜圆。
“是那些装成有学问人的错。”老警察说,“你说,咱这小县城一共有尿炕的娃娃腚大,能来几个外国人?一个屙粪的地方,咋就不写中国字呢!这不是玩高深,玩神秘,有意让咱老百姓不方便吗?”
老警察见红杉姐软下来,又说:“咱共同呼吁一下,让那些太不明白咱山里人的假学问家,别再云山雾罩玩高深了。他们说人话行吗?
……另外,像说什么手机‘ G’PK电影‘ D’,你懂?懂几分?”
红杉姐摇摇头,她在心里嘀咕:这男人怎么也穿起裙子了?这男人要穿裙子这嫚子们咋办呀?

共 24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让人笑喷了的小说。文章把村里一个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的“三明白”置身于小县城中。以进厕所去方便一事引来的误会,道出了当今一些假高深的人给人民带来的不便。作者提出了一个值得探究的疑问:一个小县城,究竟有多少洋人会来如厕?又有多少本地人认识英文?咱们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却连上厕所也洋了起来,大概是崇洋媚外得到家了!什么时候,能让外国的厕所,写上咱们的汉字,我们的国家就真正的强大了,我们的人民就真正的幸福了。文章短小精干,集幽默讽刺于一体,引人深思!好文共赏!【编辑:风飞沙】
1 楼 文友: 2014-05-18 16: 9:49 感谢作者对咱们短篇小说的厚爱,祝福、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5-18 16:42:04 非常抱歉这篇文章因其他栏目的新编辑误点进去,忘记放弃编辑了。所以一直处于编辑中。让这篇佳作这么晚才露面,也有我们的责任。请原谅!
 楼 文友: 2014-05-18 16:44:29 作者的思维相当敏捷,能把方便和不便联系起来,写出了这样一篇让人捧腹而又有分量的文章,欣赏!
4 楼 文友: 2014-05-18 17:04:45 刚看到一条信息,2017年英语将退出统一高考。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倒是许多学子的福音,也可以说是许多家长的福音。这些年的各种英语补习班可没少赚家长的钱钱O( _ )O~
看到这条信息这么欣喜,并非我排斥学英语。而是咱们的国家这些年太看重英语了!瘀血阻络用什么药物
远大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小孩小便黄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