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五百六十一章 宿敌将战

2019-12-04 09:0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五百六十一章 宿敌将战

对于贾羽新的毒计,董炎也不由自主的拍案叫绝。贾羽新只是保持着一贯冷飕飕的风格,面无表情的冰冷应道:“事成之后,董会长可以此来威胁吕啸天,收吕啸天为义子,虽然保证不了太高的忠诚度,但至少能保一时领土完整。要知道,吕啸天可是有里萨贝奥特许的自由身,他有权力协助任何一处魔界势力。到时候,我们再按计划行事,限制住吕啸天,然后……”

“呵呵,贾先生可真是无敌于天下的毒士鬼谋,你不妨留下来,与李逢智一起,成为本会长的左右军师吧!等事成之后,你要什么赏赐尽管说,虽然亡灵族的寄居地环境不是很好,一般人类来了都得吓掉魂,但至少金银财宝样样不会少啊。再说人类酿造的美酒,本会长也很爱喝啊!”董炎豪爽的拍着“臃肿”的肚腹,面部横肉飞舞的大笑着,给贾羽新封官许愿。

“反正贾某人也无处可去,既然会长不嫌弃,贾某人就先在亡灵公会待一阵,顺带用贾某人的绵薄智慧,帮会长保住江山。”贾羽新双目微闭,以指尖低着眉心,低沉却自信的说道。

李逢智虽然深深的折服于贾羽新的谋略,但他还是对贾羽新为他们出谋划策的目的感到困惑,便开口问道:“贾先生,你为什么要帮我们?你虽然是黑暗的属性的角色,但你原本难道不是个人类吗?你又为何要帮我们设计去对方你的同族呢?”

“哼哼,这个问题真是无聊透顶。”贾羽新不屑的冷哼道,“你们亡灵族,包括吕啸天,难道就不是人类了吗?”

此言一出,李逢智和董炎皆有不同程度的震惊。没等他们开始惊讶,贾羽新又继续说道:“亡灵族的诞生,便是的人类的无主亡魂们获得了来自黑暗深渊的力量,并以残破的尸骨作为依托获得新生,而以这种方式诞生的族群,也难怪会被那些自恃高贵的恶魔、妖魔们看不起了。而至于吕啸天嘛,他也不过是个原本早该万劫不复的邪魔怨灵因某种力量获得了新生而已,说到底,你们……不,你们的前世,与贾某人可算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

“呼……也许我们曾经也是人类吧,但既是堕入黑暗,就已注定踏上不归路了。”董炎为此唏嘘不已,“贾先生博学多才,真可为我族的得力盟友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都是一样的,而我也看不惯那些自恃清高,整天把‘正义’挂在嘴边,说得冠冕堂皇,却总是做些残杀同胞的野兽之行。魔族好杀可以原谅,毕竟是天性,但人类嗜杀就不能容忍了。”贾羽新说到这里,转而又低调着收敛了些许阴煞之气,“其实呢……贾某人并没有多大的才能,军师之位,断不敢胜任,此等雕虫小技,只怕是成败未知呢。”

“你不必谦虚,我李逢智可比差多了。”李逢智倒是坦言。

贾羽新笑得依旧阴冷若霜。他来到亡灵公会,可不仅仅是为了这点事。他和徐协在同吕啸天的战斗中落败,但此一败,却不乏让贾羽新大有收获。贾羽新在此战过后,对吕啸天的底细也差不多摸透了。贾羽新要靠力量战胜吕啸天,那基本是天方夜谭,但他这人最擅长的就是用他的“黑暗谋略”将天下搅乱,引发兵戈武乱,并不停的借刀杀人,坐收渔利。自他步入亡灵公会总部大门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就装好了十步以外的天下局势,至少他本人可以高枕无忧了,他甚至不用亲自动手,连吕啸天的面也不用再见,就有办法让吕啸天死于非命。

北方魔界,凄凉苦寒,尤其是亡灵公会统辖的这几块地方,那一幕幕遍地荒冢的凄惨之景,简直是荒凉到无半点活人的气息了。所过之处,阴风阵阵,风中满是亡者凄厉哀怨的哭号惨叫声,城镇中无人踏足,荒城孤城等待着喋血的魔音奏响,处处皆笼罩着惨淡的阴霾,终年不见天日,而一般的人类在这里根本别想呆下去,就算亡灵不去伤害他们,胆小的怕是吓都能吓死了吧?不过在贾羽新看来,这种地方倒是拍恐怖片的好去处,呵呵……

“郭星……贾某人前世今生皆不服你……”贾羽新漫步在阴风中,踏过荒冢野地,在一片棕色的枯木林前不由的站定住了,他眼看着阴风呼啸,将枯木们吹得东摇西晃,不经颇是有些感慨,他的嘴角,也微微浮动起了浅笑,口中呢喃默念,“郭星,你我皆身为黑暗兵法的继承人,前世并未分出胜负,而如今,也是该到了比试比试的时候了,你可千万不要对贾某人手下留情啊……呼,贾某人只想证明,只有我,才是黑暗兵法的正统继承人!郭星,因为你还不够阴毒,不够狠辣,你还遵循那些迂腐的仁义道德,所以你还差些火候。黑暗兵法之道,为了胜利便可不择手段,不顾一切是非道德,这点上,你怕是还不如苏特伦吧?”

贾羽新也是人,阴沉冷酷,不易接近的外表下,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的感情。至少郭星,是他前世今生唯一承认的对手,从他们还分别叫做“郭嘉”和“贾诩”的时候就是了。

“这一天,贾某人可是盼了好久才盼到啊……有什么办法呢?一旦与你对决,我就热血沸腾,已经很久没有谁,能让我如此兴奋了。郭星,你是唯一能扰乱我贾某人思考的家伙……”贾羽新阴着脸,但内心却充满了兴奋,“郭星,我要打败你!你辅佐苏特伦,我辅佐董炎,这一盘棋局,早就注定该怎么下了吧?作为我唯一认可的宿敌,你可别太贾某人失望了呀。”

瞬息间,精神之海神游而转,营帐中,陆宇森直在伸手郭星眼前晃悠:“大哥!大哥?”

“啊……”郭星转瞬回神,这才慢悠悠的在棋盘上落下了黑子,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事似的,“我没事……刚才脑袋里突然一下震动,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什么嘛……”陆宇森很不解,“大哥你别老是疑神疑鬼了,你还邀请我下盘棋放松一下,怎么我不上心,大哥反而淡定不能了呢?”

“不是我心态乱了……而是我听到了……在遥远的某处,有人在叫我唤的名字……”郭星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尽力驱散掉那份念想,“呵呵,算了算了,太玄乎了,那一瞬间看见的鬼地方,根本不属于这里,我想一定是我想太多了吧……”

郭星不去在意,只管跟陆宇森下棋。但心态出现偏差的他,很快就疏忽了棋局,被陆宇森轻轻松松就屠掉了大龙。陆宇森还不禁笑道:“大哥,你好像不在状态嘛?要按平常,三弟我可怎么下都下不赢你呢。”

“不……是你变强了,但也许是大哥疏忽了吧?总之,既然时间还充裕,不如再来一局吧。”

“大哥,你就别掩饰了。”陆宇森笑得略微不怀好意,“你不会是……想起某人了吧?”

“什么跟什么啊……”郭星眼看陆宇森像是带着浓浓醋意的看他,他就知道对方所指的“某人”是谁了。呵呵,不过很疑惑,他听见的那个声音那个声音不阴不阳,略带沙哑,不可能是她,所以陆宇森怀疑是某人在叫唤他显然是不现实的。

“水仙嘛……”陆宇森只能装作像个局外人一样若无其事的调侃,郭星自然不知他的内心是有多么不爽,“她到底还是叫了你的名字啊……”

郭星怎么解释,陆宇森也听不进去,解释就是掩饰嘛

!既然越解释水就越浑,就让他浑下去好了!郭星才不奢求兄弟之间不吃醋呢,一位清纯华丽的“女神”瞬间变成了他们的“大嫂”,换了谁,都不会乐意,表面上祝福,心里都巴不得横刀夺爱,要是水仙真的喜欢着他,那别说是夏言风、陆宇森会心生愿意,怕是孙超都……呵呵,就当他什么也没想过吧……

阴森的氛围在魔界是司空见惯的,贾羽新面对着这番荒芜残缺的“美景”,阴风吹打着凄寒,满地亡者的哀怨。生活在这种地方,是个人类都无法习惯的,贾羽新起初也并不例外,但至少,在荒郊野岭和空荡“鬼城”中,多多少少都能找到几处孤零零的餐馆和酒家,城镇中还有几处贸易中心,那些餐馆酒家主要是恶魔族或兽人族来这边开设的,做的菜还多多少少有些人类的风味,不至于每顿都像尸鬼们一样整天啃着死人骨头,吃腐臭的生腥肉,美酒佳酿也俱是从人类那边进口过来的。毕竟即使是亡灵族,也多多少少与人类等敌对族群有着贸易的往来,哪怕两军交战,和商人的贸易往来也沾不上边。而商人只要有钱赚,才不管是哪个族的人,毕竟天国大陆的潜规则,就是不与商人为难,只要是商人,一般都不会加害。只是人类派往这种地方的商业,也得挑胆子足够大的吧?

贾羽新坐在空旷如野的酒庄正中,酒店破旧的招牌在门外随风摇动,发出着“咯吱咯吱的声响,显得无比诡异。偌大的酒庄,除了那个长得还有半分人样的青面恶魔外,就只有贾羽新一人存在。他在酒桌边端着杯,视线紧凝着杯中墨绿如黏液的酒液,闲适的凝眸轻笑。

“见了宿敌,你们会作何感想呢?我们已经做好布置了,就看你们的了。”贾羽新浅笑着摇晃着酒杯,酒液晃荡间,眼眯成一条缝,语气轻描淡写,忽阴忽阳的面色中却透着别是一番情趣,“你该如何阻止我们呢?我亲爱的……夏言风……”

宿敌之语,别有用意,其指代的并不只是郭星和贾羽新。郭星能扰乱贾羽新的思考,但夏言风却能搅乱全天下人的细胞。贾羽新早已看出真相,也知道最终那不可逆转的胜负与天命,苏特伦的铁蹄踏平一切的震撼王威,是他一个人的谋略所无法阻止的,他贾羽新注定不会天下棋局的主人公。而如今,事一主而尽其能,保己身而用己谋,也只是他理所应当的义务。

“真的是……那个人么?”郭星独坐帐中,心中狂凛,思前想后,却不得其解。

心灵感应,即使是在万里之外,郭星的精神之海多多少少也能感到灵气的存在,凭着空气中微妙的灵气波动,他得以看到那一瞬不可思议,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画面。毕竟伴随着修为的提升,精神世界的境界也逐步提高,甚至练出了瞬间做出判断的大脑,思想与行动几乎完美的得以同步,因而精神之海越强韧,反应则越快,敌人偷袭他成功的概率就越低。

精神之海的强大能够捕捉到别人无法看到的画面、不能听到的声音。郭星反复琢磨着,那种宿敌般的熟悉感,似曾相识,却在记忆中略显模糊。

福州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广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汕头看妇科医院有哪些
长沙县第二人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