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移动互联的创青们像传销一样寻觅风投

2019-11-19 15:29: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移动互联的“创青”们:像传销一样寻觅风投

2011年11月2日,邓天卓(左)和任鑫(右)在“今夜酒店特价”产品发布会上。  创业者的道路似乎只有三条:生、死,被巨头狙杀或者收购。但,这些移动互联的创青们,前仆后继的往前冲  “我不喜欢携程,我们会和他对打。”在北京国贸的一家快餐店,“今夜酒店特价” ( 一个酒店剩房预订应用程序)运营公司COO任鑫微笑着,看不到一丝杀机,但是他已经准备斗争到底。  他的对手看起来无比强大。携程的用户已经达到了1400万,其2010年净收入为29亿元,而“今夜酒店特价”的下载数只有30万左右,目前几乎没有任何收入。  但是,刚刚推出一个多月,衍生于移动互联的这个创业项目,已足以让领先的旅行服务公司携程感受到威胁。对手的紧张让任鑫颇为自豪,他坚信这次的移动互联创业前景光明。  类似任鑫这样的年轻人在移动互联领域内的创业经历,不免让人激动。仅仅通过安装在上的应用程序,他们就能轻而易举拿到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风险投资基金。  但刚刚开始的乐观预期在更长的时间之河中能否持续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任鑫对这一点体会颇深,“(创业的路上),有时候左边是个坑,右边也是坑,往前走,那就选个坑跳下去”。  创业者们不得不跳的坑将不止一个。产品是否完善,团队是否足够团结,是否能拿到足够的投资等等。即便越过了上述障碍,如果创业公司“无意”间入侵了巨头的领地,也将会受到无情的杀戮——事实上,如同互联一样,移动互联也并无明确边界,或者说,边界在很多时候由巨头勘定,创业者的道路似乎只有三条:生、死,被巨头狙杀或者收购。  包括百度、腾讯等在内的互联巨头,差不多一年前,都发布了移动互联战略。  在巨头之外,中国的创业者也面对着比国外同行更多的难题。中国费贵得多速也慢得多,而漠视知识产权的山寨文化,导致创意很容易被模仿乃至超越,此外,中国相对落后的支付体系,以及中国人免费的软件消费习惯,都让移动互联创业举步维艰。  开发了应用软件“酒店达人”的成都移花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刘张博并不讳言,“危险就在那里,你再担心也逃不过去,你必须在死亡之前快速长大。”  毕竟,比起互联,移动互联上的机会还是更多,这里是地狱,但同时也是天堂。  站在风口上  数字或许能说明移动互联创业者的热度。2011年,全球基于安卓系统的开发者数量达100.1万名,到2012年则将飙升至220.8万名。同时,全球iPhone AppStore(苹果应用商店)开发者将达到84.7万名。  深圳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林军对《中国周刊》说,“相比互联,移动互联领域的创业门槛相对比较低,虽然大成很难,但小成的机会比较多。”  任鑫在2011年成为了上述热潮中的一员。任鑫曾在美国的新蛋工作,后曾担任Groupon中国市场副总裁。邓天卓则是任鑫在新蛋时期的同事。  2011年初从Groupon辞职后,任鑫和邓天卓就开始谋划创业。两人最后确定的商业模式是:在以酒店络预订房价的折扣价(五折左右)向合作酒店取得协议价格后,再自行定价在上卖出房间。客户直接付费给“今夜酒店特价”,随后“今夜酒店特价”再与酒店进行结算。[1][2][3]下一页上线第二天,“今夜酒店特价”冲至AppStore总榜的第二名;10月中旬,它的下载量已经接近30万人次。  十几家投资公司找到了任鑫要求投资。看好移动互联的天使投资人雷军说,“只要站在风口,猪也会飞起来”。雷军眼中的风口,便是移动互联。  并非只有任鑫一个人看到了移动互联的机会。2010年6月,移动互联创业者刘张博跑到北京出差,在清华大学附近找了家酒店。不过,里的应用程序推荐的便宜酒店却在几十公里之外的房山。  彼时的刘张博正在为找不到投资发愁。他在2009年底成立了公司,运营一款“影讯达人”的应用软件,可查询十多个国家数万家影院的影讯详情,下载量也达到百万级别。但是由于盈利模式不清晰,一直没融到资。  找酒店的麻烦让他瞬间开悟。他随后开发了酒店订阅APP“酒店达人”,用户通过这个软件查询到酒店并入住后,他们就能得到分成。  “酒店达人”上线后一周,就跃升至了应用商店旅行类排行榜的第一名,目前,该应用的用户数达到了百万级别,刘张博也通过这个项目拿到了李开复“创新工场”的投资。  不过,由于开发者越来越多,要想累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用户越来越难了。目前,在安卓应用市场上,开发者上传的应用程序已经达到3万多款。而在苹果的APP Store之外,中国还有70家类似安卓市场之类的应用超市。  刘张博认为,移动互联如今初现泡沫,“一年前只要你的产品足够好,就能挤进前几名,但现在把产品上传到应用商店,就像扔进大海里,浮起来太难了。”  寻找投资人  开发者眼巴巴等待的投资者,显然是越来越挑剔了。  “一年前,只要你有好的Idea,团队还算靠谱,拿到投资不难;现在,投资者可能还会看你的财务数据,还会让你递交商业计划书。”刘张博说。  在整个2010年,刘张博都在忙着找投资。一些疯狂的创业者甚至每天都在给投资人群发短信和邮件,他们声称自己正在“缔造”未来的版百度、未来的移动版京东或者未来的版腾讯。  “那种热情似乎跟传销一般,浮躁不踏实。”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经常收到类似邮件的投资人对《中国周刊》说,当然,他也压根没有向这些未来的“李彦宏”和“刘强东”们投过一分钱。  技术出身的刘张博自认为脸皮比较薄,他参加业内集会,希望能结识投资人。2010年年中的时候,一位投资人终于对他的项目产生了兴趣。频繁联系持续了两个多月,刘张博一度认为“有戏”,不过,最后投资人表示,“你们的商业模式我看不懂,也不知道潜在市场有多大”,不投了。  到去年年底,刘张博已经准备好了退路,“拿投资的路看起来行不通了。”第二条路,就是在做好“影讯达人”和“酒店达人”的同时,通过接一些外包的单子“维持生活”。彼时,刘张博的公司专职人员有3个,兼职的有六七个。找外包的单子也并不容易,整个2010年,刘张博只接到一个外包的项目,赚了10万块,“维持温饱吧,你说怎么过,10万有10万的过法呗”。  同时,创业公司的运营成本却在增加,比如人力成本。“创始人拿生活费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要再找人,肯定要给高的价格,否则谁愿意来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呢。”任鑫找了一个负责技术的工程师,承诺的条件是薪水与原来持平,并且有期权。  去年刚毕业的PHP工程师要求的月薪是5000元,现在已经涨到了七八千。  但是说服投资人并不容易。上述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解释说,“如果产品足够好,团队足够靠谱,还能找到投资。但一个悖论是,对移动互联看好的早就进来了,现在才进来说明你市场敏感度不高,或者团队执行能力不强,我为什么要投你”?  不过,在投资者越来越挑剔的同时,一些相对抢手的创业团队,也开始对投资人反向选择。“今夜酒店特价”由于用户数增长迅速,所以并不为投资发愁,而是对投资人的投资期限和资金性质等提出了要求。  当时有好几个投资人追着任鑫要求投资,其中有外资基金,也有人民币基金,“最后我们选了人民币基金,因为人民币基金很快就能到账,外资基金由于相关政策的限制,到账比较慢”。  任鑫开玩笑说,有些投资人也很“阴险”,尽职调查结束了很久,谈了两三个月又不投了,“所以我们选一个马上就能签约汇钱的”。前一页[1][2][3]下一页团队靠谱最重要  有意投资移动互联领域的亿美软通CEO李岩,在选择投资项目时,很看重团队是否对创业项目有经验累积。  专业Android中文论坛安智创始人韩远,之前曾经是龙公司旗下综合性门户安卓的创始人员之一,在安卓工作10个月所积累的经验,在创业时被复制,“方法和路径都类似,18天产品就开发出来了”。  此外,由于在安卓工作期间,韩远与厂家和运营商都有过合作,在创办安智后,上述人脉资源得以移植过来,和厂商谈成合作也是水到渠成。2010底,在创业仅仅一年后,经过两个月的谈判,安智即和盛大签署了投资协议,盛大投资1000万,占安智10%的股份。  而邓天卓和任鑫之所以敢做“今夜酒店特价”,也是基于人脉的积累。邓因机缘巧合认识了开放式超级酒店预订平台 “汇通天下”的一位高管,了解到邓的创业计划后,这位高管表示“汇通天下”愿意提供支持。  李岩看重的另一个指标,则是团队分工是否清晰,团队成员是否有凝聚力。事实上。团队之间不和导致创始人出走伤害公司的例子并不鲜见。最为着名的就是乔布斯出走的故事。1985年,作为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的乔布斯因为高层斗争被迫出走,苹果公司在乔布斯离开之后,曾一度衰败。  创业团队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就是过于顾及“兄弟情谊”,没有确立谁才是最后做决定的人,导致执行力下降。  “创业团队面临的变化特别多,”任鑫说,“左边是个坑,右边也是个坑,你到底要往那个坑里跳,争论不休的时候,总要有个人做最后决定”。  在创业之初,任鑫和邓天卓就确定了分工,两人分析了各自的特长与优缺点,明确了角色,邓担任CEO,任鑫担任COO,“必须认清自己还有创业伙伴的天花板”。  在一些对外活动中,多是任鑫出面。邓天卓认为,营销工作出身的任鑫更善于与人打交道,更适合代表公司对外形象。在新浪微博,邓天卓并没有申请认证,而作为“对外发言人”的任鑫则特地申请了认证,并在微博上推广“今夜酒店特价”。  傍大佬与阻击战  邓天卓现在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上线后的产品并不完美。9月份邓听到信息说,有一家竞争对手正准备推出类似的应用程序,于是尚未完善的“今夜酒店特价”仓促上线,“现在看起来有点丑”,任鑫说。  此外,由于“今夜酒店特价”要求用户必须在上完成支付,目前与之达成合作的仅有支付宝和快钱,支付起来相对麻烦,订单的流失量很高。不过,任鑫透露,目前他们正在和银联商谈合作。  另外一个担忧就是市场是否足够大。任鑫认为他们的用户主要包括商旅人士和同城旅客等,但是由于商旅人士的计划性比较强,并且报销额度相对较高,对价格不敏感,他们可能不会冒着风险在六点之后才去订酒店,“这个市场还需要培育”,任鑫说。  在上述困境之外,“今夜酒店特价”曾遭遇了一场生死战。由于“今夜酒店特价”提供的酒店价格是同期络价的折左右,损害了携程的利益。  “携程盯着酒店,一旦发现在‘今夜酒店特价’应用上线的话,就立即威胁说要把酒店从他们站撤掉。”任鑫说,“酒店不得不做2选1的选择题”。  很多酒店不愿意得罪携程,到最后,“今夜酒店特价”上线的酒店只剩下五六家,“很多用户都来骂,就这么几家酒店,你们太烂了!”  其实,携程之所以如此打压,不单因为利益受损,还因为“今夜酒店特价”的合作方汇通天下,本来就是携程的老对头,双方在世博会期间就曾公开打仗。  一位酒店行业人士对《中国周刊》分析说,“今夜酒店特价”因为“傍”上了携程的老对手汇通天下,能够快速打开局面,但是也加深了携程的敌意。  不过,任鑫不在乎,“携程一打我们就对着媒体对着公众‘哭’嘛,比较容易得到同情”。  任鑫对付携程的办法之一,就是“合纵连横”。通过汇通天下的牵线搭桥,任鑫和邓天卓请来了锦江酒店等大型酒店集团的高层,公开表态支持他们,“小的创业公司要利用资源,否则锦江酒店的高层不会搭理我”。任鑫说。  其实,不仅仅是移动互联创业类的公司面临类似困惑。UC优视CEO俞永福曾经说过,对于互联创业企业来说,“要么生、要么死,要么腾讯”。11月4日,俞永福公开宣布要起诉腾讯,原因是,俞认为同样在做浏览器的腾讯为了打击UC浏览器,涉嫌捆绑展开不正当竞争。  显然,对于资源相对单薄的创业公司来说,如何在巨头的缝隙之中迅速生长,是创业公司要一直面对的难题。而利用巨头之间的矛盾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则是不得不选择的生存法则。  尽管比起以往在大公司打工的经历,创业团队要累得多,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创业的年轻人愿意回头,“自己当家作主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自由啊,High得要死”。任鑫说,  “上了创业的路,就再也回不了头。”刘张博说,在2010年最为纠结的寻找投资的过程中,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陈纪英

前一页[1][2][3]

中甲
法甲
租房准备
分享到: